晒布职校电台台长

晒布职校电台台长√日常停止播送(x

【恋与制作人】十三月(一)

这不是长篇,不是连载!

但是你要我每篇文章都起个标题太难了【手动再见】所以其实这可能是一堆乱七八糟的小短篇

更新随缘,写完就发,欢迎捉虫

私设超多,如果可以接受→



  我想了很久,也没想出我和白先生究竟是怎么样走到这一步的。

  

  仿佛一切都是一场梦,而我此时站在悬崖边上,脚边就是无尽深渊,看到的是许多彩色的泡泡。白起就站在我边上,离我那么近,仿佛一伸手就能触碰到他。

  

  ……好吧这的确是个梦。我醒来后下意识的找了找本该被我踢下床的被子,却拍到了一个有温度的东西,紧接着就被一个更温暖的东西抱住。我迷迷糊糊睁开眼,想看一看是个什么东西,却听到了一个略带倦意却又十分熟悉的声音。

  

  “早。”他碰了碰我的头发,我猜他应该是亲了一下。“起床了。”

  

  紧接着就传来了被子滑过床单的摩擦声,还有哗啦啦的水声。我在床上又呆了一会儿,才目光呆滞的下床,机械的走去洗手间洗漱。直到我打着哈欠走到客厅,看见厨房里忙碌的身影时,我才清醒过来。

  

  今天,是我和白先生正式同居的第二天。

  

  我看着他穿着家居服在厨房里走来走去,不一会黄澄澄的煎蛋和刚热好的粥就被端了出来。粥是昨天晚上就熬好的,此时它的香气像是有魔法一样往我鼻子里钻。我深吸一口,从沙发上站起来,走到餐桌旁。他拉开我身边的椅子坐下,浅蓝色的家居服衬得他有一点孩子气,与平时坚毅的形象完全不同。他拿起筷子,吃了两口,拍了拍还在发愣的我说:“快吃,一会还要上班,别迟到。”

  

  等我真正坐在办公室里我才缓过来。同居这事情来得措手不及,但也合情合理。掐着指头算了算,到今天为止我已经和白先生谈了两年多的恋爱,普通小情侣这个时候早就窝在一起了,有的连婚的结了,相比之下我们根本算不上快,甚至还有点慢腾腾的。白先生一表人才,上得厅堂但下不得厨房,平日里午餐还能在警局的食堂里对付一下,早晚餐让他自己做简直是天方夜谭;老吃外卖对身体不好,和我住在一起后相对来讲会好很多。平时我早上起床困难,有时昨天工作晚了今天根本起不来,闹铃只能闹响我的手指头;若是有个人能在在早上叫我,那真是再好不过了。

  

  这么一算,我和白先生同居后好处还真不少。双赢,完美。

  

  其实说实话,这事情还是起源于一场电影。一场白先生约我出去看,却没仔细看简介的恐怖电影。

  

  按理来说国产的恐怖片一点都不恐怖。开场前我兴致勃勃的买了桶小爆米花和两杯可乐,想着万一白先生被电影吓到了我还可以拿吃的喝的堵住他的嘴,别让他叫出来。当然啦,如果他真的被国产恐怖片吓到了,我能拿出来笑半年。

  

  但是我忘了,白先生可是特警,怎么可能会被区区恐怖片吓到。反倒是我,一刻不停的在往嘴里塞爆米花。平日里两个人都不一定能吃完的爆米花竟被我一个人解决的干干净净。

  

  影片结束后灯光再次亮起,明晃晃的让我有点发晕。白先生看着空空荡荡的爆米花桶,迟疑地问我:“你……是不是有点怕恐怖片。”

  

  我不是我没有刚刚那个不是我!尽管我在心里疯狂的呐喊着,但是面对着爆米花桶和可乐杯,我无话可说。

  

  “可能……有一点吧。”我把垂下来的头发捋到耳后,想假装刚刚那两个小时里的我是假的。“平时都不会这样的。好啦好啦,我们走吧,都好晚了。”

  

  城市里五彩斑斓的霓虹灯把本应昏暗的夜空照得有点发白。大街上车水马龙,放眼望去一片灯红酒绿,人们就在这样的场景里走着,笑着,交谈着。每次我看完电影,再看到这些,总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突然我看到白先生的手在我眼前晃了几下。“又发呆。”他的声音听上去有点无可奈何,但又带着点宠溺。他牵住我的手,拉着我汇入人流。我们就这样一步一步走向家的方向,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天。仿佛世界上只剩下我们两个人,他手心的温度是我唯一能感知到的温暖。

  

  他把我送到楼下,道别后我准备松开他的手上楼。这时他突然又拉住我。我有点意外,转过头来看着他:“怎么了?”

  

  他犹豫了一下,问我:“今天那部电影,你真的不怕?我的意思是,你晚上会不会做噩梦之类的?”

  

  “应该不会吧,我又不是小孩子了,看个电影有什么好怕的。”

  

  “可是我看你……唉算了,要不今天我陪你睡?”

  

  他后来好像还说了什么,现在我已经想不起来。我只记得他当时脸有点红,但是琥铂色的眼睛里流着星河一样细小,而又闪亮的光芒;嘴一张一合,可能在说着些解释的话。我仿佛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一下又一下有力的撞击着胸腔。脑子一片混乱,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那……好吧。”

  

  我上楼开门,带他走进了屋。白先生早就不是第一次进屋,但以前他总是从窗户进来,也没有和我一起走门的经历。他轻车熟路的把我前段时间随便乱扔在地上的东西收拾好,把我赶进浴室洗澡。很快镜子上就变成白茫茫的一片,我站在水下任由热水冲洗着,发愣。出来后我才意识到一个问题:白起今天睡在哪里。

  

  沙发我肯定是舍不得让他睡的,又小有窄,平时坐人就算了但要睡觉肯定比较痛苦。要是让他打地铺我更舍不得,虽然现在天气暖和但是……

  

  哪来那么多舍不得舍不得,直接让他跟我一起睡算了。我一边擦着还在滴水的头发一边走出浴室,抬头寻找白先生的身影。

  

  “你……”我们俩同时开口,都欲言又止。

  

  “我……”

  

  “等下,我先说。我家没有多余的客房,你就直接跟我挤一张床吧。但床有点小,先说好我睡姿不太好,万一半夜把你挤掉下去可别怪我。”我一口气说完这些话,感觉血液在往脸上冲。我想我应该脸红了,但这肯定是刚洗完澡的缘故,绝对不是其它的。

  

  白先生没说什么话,但他把已经放在沙发上的被子抱回了床上。他喊我过去,接过我手里的浴巾温柔的帮我擦着头发。吹风机的声音在我耳边轰鸣着,突然间我就有了点困意。等到头发差不多吹干时,我已经昏昏欲睡了。

  

  “那就睡吧,我的小绵羊。”他轻手轻脚的下床关灯,瞬间环境就暗了下来。我感觉到他掀开被子躺了进来,身边顿时一片温暖。他把手搭在我的腰上,把我抱在怀里,耳边回荡着他的呼吸声。我就这样慢慢睡着了。

  

  第二天醒来后我压在他的手臂上,姿势从背对他变成面对他。我看着他的眼睫毛一颤一颤,好像要醒了又没醒过来。

  

  平心而论,白先生是一个很帅的警官。恰到好处的五官加上提拔的身子,有时走在路上能招来好几个小姑娘的目光。人也很好,有责任感,也让我很有安全感,简直就是没有缺点。虽然每次办公室八卦的时候,几个小姑娘总能数出来一大堆白起的缺点,但我从未感觉到过。悦悦有时一脸鄙夷地看着我:“白起有那么多不好的地方,你就看不到。”

  

  情人眼里出西施,我看不到白先生的缺点那不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都说看着爱人醒来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情,没想到今天我也能有这样的体验。我眯着眼睛看着他,幻想着等他醒来后说早安。

  

  但是万万没想到,我睡着了。

  

  可能是太阳照的太舒服,也可能是在他身边太安心。总而言之,等我再次醒来时,是白先生喊我起来吃早饭的。收拾好后,他一脸严肃的拉着我坐在沙发上,问我昨天晚上有没有做噩梦,睡得好不好。

  

  “没有,我睡得还挺好的,怎么了?”

  

  “咳,我在想虽然你昨天晚上没做噩梦,嗯……但是不是说梦里的内容总会和现实有点联系嘛,万一你今天晚上做噩梦了呢?万一明天做噩梦了呢?要不我这段时间都和你住在一起算了,搬到我那边去吧,你这里实在是有点小。”

  

  我故作思考的想了想,看着白先生从一开始看着我逐渐偏过头去,看着慢慢变红的脸,觉得十分好玩。其实答案是什么我早就知道了,不是吗?

  

  “好呀,可是我东西有点多,你那边能放下吗?”

  

  白先生握紧了我的手,声音有点急促:“能,当然能,太好了。”

  

  我有点不太好意思,但是还是小小声的说了一句:“电影是你选的,我要有什么事情要你负责。”

  

  “你都是我选的,有什么事情当然是我负责。”

  

  听白先生讲情话是件要命的事情。他这人平时不喜欢讲这些看起来弯弯绕绕的东西,但一讲起来就堂而皇之,直球打的我措手不及。我想我的脸肯定又烧红了一片。

  

  白先生是个行动派,再加上我需要带走的东西又不多,很快我们便收拾好了一大一小两个行李箱。

  

  就这样,我和白先生住在了一起。

  

  下班后,白先生一如既往的来接我,笑着和顾梦打招呼,顺便拍开了无时无处准备打call的韩野。顾梦和悦悦在一旁咬耳朵:“老板娘和白警官都在一起好几年了,也不知道住在一起了没。”她们的声音有点大,我和白先生听得清清楚楚。要是平时,我早着拉着他跑掉了;但今天他抓紧了我,低头问我晚上想吃什么。

  

  “想吃什么不都是我做饭,哼哼,你不如说你想吃什么。”我转念一想,又接着说,“不过我做饭你得洗碗,家务你也要多做点,听到了没。”我装作很凶的样子威胁他,声音刚好能让一旁小姑娘的听见。我没理会她们惊讶的眼光和欲言又止的表情,拉着白先生走出公司大门。

  

  我想,以后这样的日子还有很多。我们的未来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也许前路障碍重重,但是只要有白先生陪着我,什么都没关系。

  

  后来我问白先生,一开始睡的时候明明当时有两床被子干嘛要和我挤一床。他看了看我,理所当然的回答:“万一你做噩梦怎么办。我抱着你你肯定就不怕了。”

  

  居心悱恻。